谰语

这里谰语/最近改圈名了吸吸吸/多多指教啦。←是个沉迷小辫子的孩子呢

额...大概是近期觉得还可以看的产物,www找不到时间去糊灵锡小姐姐的配套板绘头像了/死亡

一只受里受气的忠【bu】

你徒留满怀记忆,独自消散桃花里【短篇西瞳向】

 
  西门有个很古怪的天赋,就是身处于何处那里的桃花便会盛开,无论季节。
  所有人都认为这完全是鸡助的技能,然而西门自己也不在意,他没有什么远大志向,只想安安稳稳过自己的小日子,虽然有些寂寥,但平平淡淡也没什么不好。
  然而这平淡的日子,却在那天到了头。
 
 
  我当初就不该收留他!
  西门无奈又苦恼地看着他家,准确的说,是他家多出来的小家伙--瞳瞳。
 
  那天,桃花树下。
  依然是那粉色桃花妖艳绽开的笑颜。
  依然是那桃树下四散飘舞的花瓣。
  依然是那空气中熟悉的芬芳。
  一切很平凡,对西门来说。
  然而,那桃树上嗖地窜下来一只小妖,自称瞳瞳,还自来熟地要借住西门家。理由嘛,谁让他是只桃花妖呢,尽管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自我描述。
  西门感觉他很熟悉,却又陌生。然而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好感与安心,让他不由自主地接受了瞳瞳。
 
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接受了瞳瞳的性子到也安然无恙,闲暇时刻还可以品品茶,虽然瞳瞳对这个并不感冒。
 
  某日,桃花还是像以前那样盛开着,招展着,却显地有点哀婉。他感觉不对劲,却不知道为何,到也没放于心上。
  直到清晨的雾气消散,他步入房门,却再也没看见那个突然闯入他生活的小家伙。
  瞳瞳突然消失了,就像曾经突然出现一样。
  他再也没有见过瞳瞳。
  尽管他已经潜意识地习惯了瞳瞳的存在。
 
  习惯,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。
 
  一年初月夜,桃花依然随风摇曳。
  他独坐明月树影下。
  浅品清茶淡香。
  思绪万千。
 
  他依然孜然一身,和那年一样。
  他忽然笑了。
  他想起了。
  曾经桃花树下,黄发少年轻轻述说自己的经历,在告别的最后回首时,说了他的名字。
  少年与瞳瞳,气质何其相像,简直就是互相的倒影。
 
  子虚。
  瞳瞳。
  他佛去衣袖上的花瓣。
  默念着。

  子虚,子虚乌有。

 
  多年后桃花依旧,你是否安然无恙?
 

马克笔糊了一只灵锡小姐姐,她超帅气超可爱的!/第一次发有点怂巴巴